没错

*另一个                                女朋友              视角(不完全)

 

*

 

你从来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以前不是,以后也不会是。

 

你也知晓权志龙不是真的爱你。

 

但他需要你,需要在你身上汲取温暖,需要人分担他的坏脾气,他需要许多缪斯,需要很多港口,却只会有一个栖身之所。

 

你是华丽的港口——你自嘲地想,把手包放到来接你的舜浩手上。

 

但你不是他的家。

 

“权志龙,一定不止一个人说过你自私。”你在被送回去之前冷笑着对,你的恋人说。

 

或者说,是伴。

 

拉女友来夜店玩,却自己一个人在角落喝得烂醉,然后用最后的清醒让朋友送自己的女朋友回家。你不知道该说他是真贴心还是缺心眼。

 

但你没有立场说,游戏里的人,对规则噤声——认真你就输啦——满盘。

 

况且——

 

喝醉的人眼神黯黯,却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要燃烧起来。

 

“嗯啊,对不起。”

 

你在他眼里看到了真的愧疚。

 

*

 

a heartbreaker

 

a liar

 

...fxxt it.

 

*

 

你和权志龙是奇怪的关系,像是情侣,用伴来形容却更合适,不是没有感情。是有感情的,不纯粹的感情,像琥珀里的凝结生命。杂质。都是杂质。

 

你们拥抱,也接吻,但他更喜欢拥抱。你比他矮一些,他却总是喜欢蜷着身子搂住你,自动自发地把你的手放到他的头上。

 

啧,头发硬邦邦。退伍两年新长的头发,却从内里有了微弱的改变。

 

...好吧,气话,也不是那么硬。

 

ok,你又不是发癖。说回正题,你以前一度以为权志龙是个...难说,至少不是抱怨狂。

 

说起来,你大概是他任期最长的女友,很奇怪对不对?你早就说了。在他入伍前就是,他退伍后,啊,偶然遇见了,也就又是了。

 

你硬生生活成了接电小姐的模样,这一切都是权志龙导致的。他一不爽就给你打电话,你关机他就跑来你家门口,扬言你不开门他就摘口罩在外面跳舞。

 

你能有什么办法,边骂边开门。

 

*

 

最开始的时候他总是和你提他在组合的弟弟,高兴也提,不高兴也提。

 

“我跟你说...”他靠在你家沙发上,摘掉帽子,手指在手机屏幕上不停滑动。

 

“对对对,胜利,太可爱了,太坏了,还有什么?”你把敷衍做到极致,你想你当时是挺喜欢他的,不然你怎么会敷衍他,你应该让他去跳舞。

 

所以你往他嘴里一个劲塞食物,蛋糕,曲奇,巧克力豆...

 

甜不死你,胖不死你。

 

那时候他和李胜利处在恋爱中的尴尬关系。你成了他的闺中密友,呵呵,闺蜜。

 

*

 

你们确实是无话不谈的,从这一点你可以认为他从来没把你当女朋友。

 

而当他问你“啊啊啊李胜利他干嘛又不理我他到底怎么想的你说他怎么想的”的时候,你琢磨着,他可能根本没把你当成个母的。

 

好的吧,你不要跟他玩。

 

然后你就在12月的降温时候被一个电话叫去江边。

 

不是权志龙打的,是舜浩。

 

*

 

你曾经不止一次为舜浩折服。

 

一介名校毕业的高材生,真的是在当经纪人这条路上操碎了心。

 

于是你也没有拒绝他,大半夜地两个人在汉江边的绿化带里,以一种偷窥狂的姿态随大桥边晃晃悠悠走路的人移动着。

 

傻得真没边了。

 

手握两个小树杈和同样装备的舜浩走了大概20米,你在权志龙停下脚步不知道在干啥时凑近了舜浩,“嘿,干哈呢我们?”

 

舜浩继续操碎了心,“志龙和胜利分手了,喝了很多,刚才还给胜利打电话,说胜利要是不来他就从这跳下去。”

 

“啊?那胜利来不就好了?叫我干哈啊?”

 

“胜利不会来的,我怕被拍到乱写,已经叫人尽量封锁这附近了”

 

难怪从刚才就他俩在这鬼鬼祟祟连个人群的掩护都找不到...“为啥不来啊?”

 

“社长一直给压力来着,这段时间胜利也不容易,而且要入伍了,志龙入伍之前两个人就不对劲了,这次大概真断了,”舜浩叹气,声音压得很小,你却还是心虚地觉得太大声了点。

 

于是你又凑近了点,小小声地舜浩说,“哥们,你想上位不用叫上我的。”

 

舜浩:“????????????”

 

*

 

你算了算,李胜利不会来,权志龙也不会跳。

 

所以那天最后是你和舜浩一人一头把权志龙绑回家的。

 

最后上位的人,啊,你误会舜浩了,是你。

 

*

 

有的人还真是只可远观,比如权志龙。

 

你亵玩他的方式,除了损他损到他怀疑人生,好像别无他法。

 

你会玩腻的,能不能把人还回去。索性,你也不想在他身上得到什么。

 

你喜欢他,光彩照人的样子。但是李胜利入伍那天,他跑来你家,一进门就软倒在玄关,坐在地上掉眼泪。

 

先是一滴一滴,然后是一串一串。没刮胡子的样子很憔悴,可却还是努力对你笑。

 

“我很听他的话,不去找他,也没去送他。”

 

你愣住了,被他那个糟糕的样子。

 

他好像下一秒就要崩溃。

 

*

 

你迟疑着蹲下来,拍拍他的肩膀,明明靠近过,此刻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笑个P,哭都没个哭的样子。”

 

你果然还是那个大姐头,帅爆了。在心里感叹着到底该怎么自然一点地安慰哭得像个小鬼的人啊,下一秒就被狠狠抱住。

 

“抱抱我。”

 

“...”你迟疑着,把手放到他头上,一下一下地顺着他的头发。

 

不越线的喜欢,在他最崩溃最真实的样子展现给你之后,你心软得要溢出来。

 

那不是你们交往的第一天,也不是你们的第一个拥抱。

 

但他的眼泪就像催化剂一样。你大概就是从那个时候爱上他的。

 

*

 

“你是真的动心了吧?”

 

时间真的过得好快,又是两年,又是12月,你还是权志龙的女友,还是舜浩送你回家。你坐在副驾驶座上缓着酒意,就听见舜浩这么问你。

 

“你猜。”

 

“那你真的走了,是要放弃了吗?”

 

“他不是一直在等李胜利接他电话吗?”

 

“...”

 

“刚才在喝的时候有看到李胜利,我还以为我看错了。但是没有。”你掏出镜子看了看掉的七七八八的妆,“这次我有预感,李胜利会来的。”

 

“...什么意思?”

 

“我刚才抢了权志龙手机给李胜利发短信,然后叫人把权志龙丢汉江边了,”反正也没什么人看了,你索性不补妆,“虽然他没醉那么厉害,但你果然还是再叫人封锁一下江边?”

 

“........”开车的人超想抱着方向盘哭诶。

 

*

 

你不想失去权志龙啊。

 

拱手让人,是什么感觉啊。

 

这似乎是你一直留住权志龙的方式,好奇怪。

 

所以说不管是以怎样的关系在一起,你都是愿意的呢。

 

——绝对是疯了。

 

*【G】

 

你当然不会真的跳下去。有收益的东西值得去牺牲什么,不会收获的话还是免了。

 

单方面殉情太傻了。

 

这次他会来吗?你吹着江风,虽然喝了酒全身热乎,但这么直吹还是会冷的。

 

这次那两个家伙不在诶...他得等多久?要是等不到装晕没人送回去岂不是要睡一晚上.....

 

明明是值得烦恼的事,你却想着想着慢慢笑起来,嘴里还嘟嘟囔囔地哼着歌。

 

跟着旋律,在大桥上胡乱蹦跶。

 

“啊——~!”

 

“权志龙!”

 

刚嗷了一声就被喝住,叫你名字的声音好耳熟。

 

是胜利。胜利。是胜利。胜利。

 

那人急急地冲过来,你看着他的皱着的眉头,很开心,真的很开心。

 

你张开双手去等待他过来,想给他一个拥抱。他却在离你一步远站定,很大声地质问你为什么不接电话。

 

哦,电话,电话?啊忘记了。好像有听到,对,手机铃声是...是啥来着,我刚才还哼着呢...呃,诶?

 

脑袋里混混沌沌,手又酸,你一下抱住他,不管他挣不挣扎,在他怀里蹭来蹭去。

 

“抱我嘛...你终于来了,好冷啊,好冷,我快冷死了。”

 

眼泪却是滚烫的。

 

“胜利呀,胜利,快抱抱我啊,你好暖和,嘻嘻...”

 

真的好冷,他迟迟不搭上你的手,没有热度能传达给你,你只是单方面地努力靠近,再靠近,明明是那么温暖的人。

 

*【G】

 

“明明是哥先说分手的,转身又去喝酒。这次真的是你说的分手,你也答应不要再见面了不是吗。”

 

风太大了,他的声音模糊着,有点颤抖。

 

“可是不是要工作嘛,不见面的约定打破了,就都不成立了嘛。”

 

强盗逻辑,你就是个强盗,专抢李胜利。

 

可他真的要推开你,你急急地去拉他,一边弯下身子,“哎呀我肚子好痛...啊要痛死了...不要走...”

 

你的胜利会像这样不顾及你吗?不会吧,他那么心软的孩子,你只要说你好痛,你好难受...

 

肩膀上的衣服被猛地揪住,整个人几乎是被一下子拉起来。你还没来的及反应,整个人就被压在栏杆上,上半身探出去。

 

太不温柔了。好难受。

 

亲吻也一点都不温柔。你的胜利啊,怎么变了呢。

 

可你还是努力去回应他,姿势让你快要窒息,可是一切都久违了,你根本舍不得放开,只是一味地唇舌纠缠,直到血腥味在舌尖蔓延。

 

这是李胜利退伍后的第一个生日。

 

你可以在拥抱的间隙,补上好多句迟到的生日快乐。

 

*【G】

 

每天一小步,总能积成一大步。

 

你持之以恒地给李胜利发信息。

 

他也是不紧不慢地回,你乐在其中,复健着好久没用的推拉技能。

 

你快看完一部电影的时候手机嗡嗡地震动起来,李胜利说,月底吃次饭,看次电影,地点是李胜利他家。

 

你激动到打滚,一颗少男心扑通砰砰duangduang地乱蹦,一不小心就撞到坐在沙发另一头的女生。

 

把人手里要往脸上贴的黄瓜一下撞飞到地上,还咯咯笑个不停。

 

女生一下就炸毛了,龇起牙就要顶着一脸黄瓜过来揍人,“权志龙你发什么神经啊我去——”

 

脑袋上挨了一下暴栗,你看着女生气鼓鼓地坐回另一头继续贴黄瓜,很赖皮地粘过去从背后抱住人,满意地看着女生脸上的黄瓜被你的动作又抖掉了大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抢在她之前模仿她咆哮,却没听到想象中的回应,憋了瘪嘴把人抱得更紧,“喂干嘛对我那么冷淡,快理我我一下!我好开心好开心好开心——”

 

......然后就又挨了一下脑袋蹦QAQ

 

*

 

本来计划好的黄瓜面膜就这么泡汤,你一边猛翻白眼一边把报废的黄瓜扔到垃圾桶。

 

不去理那个甜蜜得冒泡智商都快随泡飞走的家伙。

 

——啊,这样挺好的,你不会失去他,他也会幸福吧。

 

没错。

评论(9)
热度(41)
©sli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