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

*没头没脑的黑道pa

*商业间谍&总裁

 

*

 

你醒了,脑袋很疼,耳朵边上轰隆隆的。

 

睁开眼睛入目皆是白色。白色的墙,白色的窗框,白色的床,白色的被单。可能脑子还没缓过来,只是反应慢半拍地觉得想笑。

 

这不没死呢,搞得和奔丧似的。

 

头发有点长了,不知不觉的,你想伸手去拨开快扎到眼睛的那撮,刚一动就把趴在床边的人给弄醒了。那人估计也是睡蒙了,眼睛睁不太开,就是手还是握你握得紧。

 

挺疼的。你看着他揉揉眼睛,肉肉的手指上扎了几圈绷带。然后看着你,眼睛突然瞪得老大。

 

哟,清醒了。

 

“你...你醒了?!”别瞪了,眼睛突然那么大瘆的慌。

 

还有,我要是没醒,是金鱼翻白眼了吗?

 

你又有点想笑了,但面上还是平静的,“嗯。”

 

他一下欣喜的表情也还是很可爱,有点无措地不知道是要按铃还是看看你的样子也很可爱。

 

啧。你果然没救了。转了转眼睛,赶在他开口前说了话。

 

“...你,是谁?”

 

眉毛一下皱起来,表情也一下垮了。哎,都说了要学会表情管理,怎么混到现在的啊,你又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他还是看着你,咬着下唇不知道说什么,眼睛都舍不得眨巴一下。

 

你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太坏了。

 

*

 

他手是怎么受伤的呢?你问了,他剥橘子的动作一顿,手指有点不自然地弯了弯,冲你安抚地笑笑,“没事。”

 

喔。你点头,脑子转的飞快。

 

对,你晕过去之前还在心里笑他呢,笑着笑着眼睛前面就看见这人了。

 

原来不是幻觉啊。

 

*

 

你想起以前去出差捎上过他,挺冷的地方,人不多,但是挺有意思的。

 

就是真的冷,你怕他冻坏,不让他出酒店。他倒好,你一回去就抱着浑身冷气的你不撒手。热情得太过分的同时像在告诉你他有多想出去玩。

 

再冷也喜欢。

 

成吧。你总是拿他没办法的。晚上的时候拉着人偷偷摸摸地出去,虽然你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偷偷摸摸的。

 

“这样好刺激啊,私奔的感觉啊哈哈哈”——他是这么跟你解释的。

 

你当然不是不信,不过还是由着他去。当然,是在用围巾手套帽子把他裹得严严实实了的前提下。

 

“你干嘛呢。”皱着眉头看那人在树下蹦跶,捡着什么看的仔细,收在手里也仔细。

 

搞什么啊很重要吗。明明只是树枝而已。你有点不满带他出来却被冷落,又不愿意承认,也不帮忙,就在一边百无聊赖地踢着石头。被带出来的泥块蹭得雪堆一身脏。

 

他也哭苦着脸,“诶,怎么都湿了啊。”

 

“...”

 

“这样哪能烧的起来啊。”还是可怜巴巴的表情,不太甘心地把怀里一捧树枝放到地上。

 

你只是心疼他蹭脏一大块的衣服。只是这样。你和他说了句等等,就跑到酒店外面的一圈观赏灌木那,折了一堆树枝再跑回去。

 

然后呢,你不记得了。雪景很美,月光下的湖面很美,篝火烧得热烈,可你只记得他拉着你的手凑近火堆取暖,烘着烘着就笑起来的傻样子。

 

*

 

为什么要回来呢?

 

再之前一点,为什么要说谎呢?

 

你知道他来到你身边不是什么偶然,也知道那个你不想知道的目的不是什么好事。还知道他会在你睡着的时候,用一只胳膊支起身子就着黑暗看你。

 

但你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觉得,相信看到的就好了。相信他就好了。至少久别的拥抱,疲惫时的安慰,醋意迸发时激烈的纠缠,都会是真的。

 

所以上一刻还在办公室,下一刻就被绑在仓库里,鼻子里都是发霉的气味的时候,你其实没太大感觉的,只是想着,这一天终于来了,比想象中的晚,所以一开始想从其中挣脱的念头也淡了不少。

 

再见一面吧,小白眼狼,再见一面就好了。索性我对那个高位,也不是那么眷恋。

 

就想着再见一面就好了吧,绑你来的人过来了,不是他。

 

还在打着电话,你在那绑匪气势汹汹的话语间捕捉到他的声音,惶惶的,在担心什么啊?

 

“...什么?有密码?破不掉吗?”绑匪的声音更大了一点,蹲到你面前,用手拍了拍你脑袋,挺用力的,贴在地面上的脸被碎碎的石子刮擦得疼。

 

“文件的密码是什么?快说!别给我耍花样!”

 

哦哦,记起来了,你给机密文件上了锁,几次密码不成功就会销毁来着。

 

几次来着?

 

你想笑,你最近总是想笑。想到生日时得到的惊喜想笑,想到跳舞时互相踩到脚想笑,想到他就想笑。

 

现在也是,你心里有点开心,开心得有点难过。

 

他知道密码的,他当然知道。你会全部告诉他的,只要他问。虽然他并不是一个太成功的间谍,一直没有问出口。

 

但你说了,在某个喝醉时感到幸福得可以马上消失也不会遗憾的时刻,抱着他说着胡话,其中就包括那串密码。

 

其实也不复杂,弯来绕去就藏着个人而已的密码,你一个一个部分地翻译,都是让人印象深刻的情话。

 

你记得他红起来的脸,觉得说出看吧我多么擅长情话这种话有点毁气氛,所以你只是抱着突然沉默眼神复杂的他,一遍一遍地呢喃着。

 

胜利啊。

 

胜利。

 

胜利啊。

 

胜利。

 

谢谢你。

 

到底是太过羞怯的感谢,你说的很小声,黏糊糊的,乱七八糟的意味,也不知道他听明白没有。

 

*

 

他还是在那边说着,大概是他不知道密码之类的话。

 

小骗子。

 

糖熬了很久,咕噜噜地冒着泡,逸散到空气中的甜甜的蒸汽,突然就酸掉了。

 

你不知道该为他的自作聪明扼腕好,还是为他糊涂地想用这种方式从同伴手里留住你感到好笑。

 

但你知道你是有点开心的,那些你相信的时刻大概没有骗你,他也是真的有一点在意你的。

 

那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

 

会后悔吗?失去那么多东西。就为了一个人。

 

他会自由吧,在这之后。不用再做危险的事,就像他自己说的,只想平静地和爱的人共度一生。

 

多好的愿望,这才是活着啊。

 

世人总是用以扫做反例,说他因小失大。

 

但那又怎样呢,有时候权利,金钱,都是不重要的。都是负担。

 

至少你是很需要那碗红豆汤的。而且太解渴了,不是吗。因此失去些什么都可以不在意的感觉。

 

就是这样。

 

*

 

他还是每天都照顾着你,几乎寸步不离。你也舍不得拒绝他,看到他小心翼翼的难过的表情。

 

“你...还是什么都没记起来吗?”

 

有时候他会这样问你,眼睛里都是希冀。你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希望你记得,还是不记得。

 

记得相伴的温暖,记得细碎的幸福,也记得他的欺骗。

 

或者是什么都不记得,去拥有一个新的开始。

 

你猜不透,你只是歪头看他,“啊?”

 

他也很快恢复过来,给你倒水,给你喂饭,为你跑前跑后,眼圈变得更重,手上的绷带拆掉,留着几道浅浅的疤。

 

后来是怎么样了呢。你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但大概是都结束了吧,陪着你几天了,也没人来找麻烦。

 

这样挺好的。

 

今年的冬天太冷了,橘子都不是很甜。也不是酸,就是没什么味道了。吃着也挺没意思的。

 

你叫住他,他怀里抱着一盆衣服,正要拿去洗。

 

他以前从来不做这种事的。当然,你也只是偶尔。比如保姆阿姨不在的时候。比如突然情动把房间弄得一团糟的时候。

 

真好啊。你看着他握着盆的手指紧了紧,想笑。

 

然后你就笑了。他愣住了。

 

“我很想家。”

 

你看到他的眼睛突然就红了,就像这几天积压的自责,难过,委屈,全都爆发了一样,不是嚎啕大哭,就这样一颗颗地掉着豆子,掉了一地,后来又掉进你怀里,被病号服吃了个干净。

 

“好。”

 

还是一样的人,脑袋也一样毛茸茸,虽然心境不同了。但你还是拒绝不了他,你也搂住他轻声地哄,然后轻轻地叹气。

 

什么都叹。

 

*

 

今天是权志龙出院的日子,早一天你就帮他收拾好了东西,连带着办出院手续都是心情轻松的。

 

他什么都忘了,忘了别人,忘了你。这样挺好,重新开始,从头来过。

 

虽然说这样很自私,但你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这样了。

 

还好能这样。

 

电梯没有等到,你有点着急,不知道急什么,就是急。急的二话不说去爬楼梯,满脑子都是权志龙安安静静坐在病床上,换了件白白软软的T恤,在一堆行李里等着你的样子。

 

“等着我我很快就回来。”你很高兴,看着他痊愈之后一副少年样子就更高兴,“然后我们回家。”

 

他也是笑得好看,特别好看,你想哭,他还是嘻嘻笑,大爷一样地使唤你,“快点去。”

 

然后你就快点去了。你没生气,你早就想好了,以后要好好宠着他,然后和他平静地过完余生。

 

你才不和他计较。

 

可是病房里没了人。你以为他在逗你,很快闪到洗手间找他。

 

“别闹啦——”

 

还是没有人。

 

真是让人不省心,都要回家了。

 

你又走回床边,步子有点虚,踩在棉花上似的。

 

你盯着行李,觉得屁股下面有点硌。

 

从被子下面掏出一个小盒子,很漂亮的天鹅绒包装,在冬天的时候拿着就很温暖。

 

你不太敢打开,但你还是打开了。

 

是一枚戒指,你左右翻看着不戴,想着等他回来给你戴。

 

看着看着就觉得特别好看,戒指内圈泛着不均匀的光。

 

有一排小字,刻得很漂亮,你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看,都看懂了,就是连起来就不知道什么意思了。

 

turritopsis nutricula

 

不懂啊不懂啊,你不懂啊,戒指这种东西,哪能刻成这样啊。

 

这根本不是祝福啊。

 

“不管遇到什么,都不要被毁灭,去想去的地方,没有什么能够毁掉你。”

 

“至少不能停在这里。”

 

你努力想去挽救,他却希望你成为热带海域的灯塔水母,不生不灭,一个人的不死不休。 

 

*

 

你好像弄丢了人,怎么都找不到了。

 

他根本什么都记得,最后也换他算计你一次。

 

对,算计,你说不出话来了。

 

你几乎能想象到那天他没说出的下半句,甚至能想象到他说话的语气。

 

我很想家。

 

真的。

 

但不想回去了。

 

也是真的。

评论(4)
热度(16)
©sli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