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猫

*

 

结束拍摄后你看到那个哥更新的ins,稍微有点担心地传了讯息过去,回复是一张空酒瓶的照片。

 

“哥我刚结束拍摄要回房间呢,啊,这是喝了多少啊。”

 

“...没喝,你管我。”你注意到了瓶身上的1988。

 

“...好吧,我现在一个人。”房卡滴的一声响。

 

“哦。”回复得很快。是因为没有咀嚼出你的暗示吗?

 

也或许是别的什么情绪。

 

想到这个可能性很大的情况你就有点憋不住笑。

 

“哥那边有人吗?方便接电话吗?”

 

“没有。”那哥的回复还是很短。退出消息界面拨了电话。

 

隔了好远。

 

“哥?”电话也很快被接起来,那边大概是在低气压的人硬是等着你先说了话才闷闷地开口。

 

“干嘛啊。”

 

“kkk哥怎么那么冷淡啦,明明昨天出去玩了喔。不是很开心的样子嘛。”

 

“哼。”

 

“哎一股...哥在不开心什么啦,我很快就回去了啊。”

 

“谁要你回来啊。不是可开心了吗和别人过节...臭小子。”稍微明快了一点的声音,比平时更软和点,明明是埋怨却有种撒娇的意味。

 

所以说那哥绝对喝醉了吧。

 

“是很开心啊,这里的人都很好。”故意不挑开话逗喝醉的恋人,“幸好没有月亮,不然可能会满脑子都是哥都拍不了戏了。”

 

“啊你小子...!!!”

 

“我好想哥啊。”一下打断要发作的对方,在电流里传递的声音一下子消失得只剩彼此的呼吸,“好想啊。”

 

“没办法一起过中秋很抱歉啊。

 

“想快点拍完。

 

“哥要等我。”

 

“...哼。”那边的小醉猫过了一会才回应,有点不自然的。大概还没有醉的彻底吧,“勉强答应了。”

 

 

*

 

啊是的,很久了,你一直感觉自己的恋爱,像在养猫。

 

喝醉了的人和平时一样喜欢扒在你身上,唯一不同就是上嘴总是迅疾的伸了舌头。

 

就舔。

 

明明知道你怕痒的很,耳朵,脖子,胸口...

 

你怕死了,被瞎闹得一直笑。那哥也笑,哼哧哼哧地,舔你的动作确是一点都不耽误。

 

感觉脖子边一道湿漉漉的,凉意顺着痕迹往身体里钻。你把那个没骨头似的人往上托起来一点,捧着他的脸要他直视自己。

 

讲道理,你又不是猫粮,更不是小鱼干。舔啥呢。

 

醉猫眨了眨眼睛,眼睛也湿漉漉的,然后歪着脑袋看你。

 

笑得变成月牙眼,粉红粉红的牙龈也都露给你看。

 

然后就冲你伸出胳膊,“胜利呀。”

 

“金枪鱼饼...”

 

“啊知道了!明天会做的!哥先放开我啦!”你俯下身子,已经沾了床的醉猫抱着你不撒手。脑袋埋在你肩窝瞎蹭。

 

跟猫洗脸一个样子。

 

脖子好酸腰好酸。

 

“...金枪鱼”

 

还哼哼。都说了明天做。

 

“...胜利鱼kkk”

 

小心翼翼地想钻出那哥的桎梏,“所以说胜利鱼是什么鬼啊...”

 

“...我的啊。”

 

“好好好你的,胜利去给你泡点蜂蜜水好不好?”

 

“...游着去?游着去哦,”实在是不想吐槽,我干嘛要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不对我不要蜂蜜。”

 

“啊?为什么?明天会头痛的。”

 

“...蜂蜜是熊的,嗯...熊猫的,对熊猫的kkk”

 

所以说我到底是什么啊。

 

*

 

你的恋人很好看,你特别喜欢他。

 

...这不是废话吗。

 

每次看见他你就想笑,不知道为什么,是病吗?kkk会有这么可爱的病啊?

 

他笑起来特别可爱啊,所以忍不住也不是我的错啊。

 

真的特别可爱啊你听我说,看起来就好像是——

 

小鱼干。

 

对猫咪来说,小鱼干一样的笑容啊。

 

 

 

————————————————

*我布吉岛我在干啥

评论(7)
热度(37)
©sli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