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ould Be The One

BGM》》》I Could Be The One《《《

 

 

 

 

I could be your sea of sand

 

脚底下的沙滩软软的,沙粒很细,一点都不硌脚,很舒服。

 

他看到那个哥在阳关下佯装忧郁的样子,把人拖了下来。

 

“来决战吧!”

 

“诶你这小子...”那个哥好像很不情愿的样子,露出来的牙齿白生生的。

 

卡在对方腰上的手僵持了一会,他把脚横跨到那哥身后,轻轻松松吧人给摔进松软的沙子里。

 

振臂欢呼的时候那个哥终于放开了笑出来,学着自己的动作,以四脚朝天的姿态。

 

 

I could be your warmth of desire

 

“哥!”

 

那个孩子看着你,张开的双臂和笑得弯弯的眼睛,都让你有种狠狠抱住他的冲动。

 

而你也确实这么做了。那个孩子身上熟悉的味道居然让你鼻子有些酸酸的。

 

没有像往常一样咿咿呀呀地挣扎几下,他也用力回抱住了你,软软的声音和他的头发都在你耳边一下下地挠。

 

“我好想哥啊。好想好想啊。”

 

回应是收的更紧了一点的手臂。

 

 

I could be your prayer of hope

 

胜利初舞台的时候他明明有工作,却还是在挤出的间隙里把那个孩子第一次独自在舞台上的样子认真看过去。

 

一面在纸上乱七八糟地记一些关键词,想着等工作结束后整理好发给那个孩子。

 

真是的,要变的更好一点更好一点啊。

 

打歌的现场直播他也是一直守着,在给胜利投完票后紧张兮兮地看着票数的增加。

 

一定,一定,一定要是一位。

 

他看着那个孩子的黑眼圈,想起那个孩子紧锣密鼓地为这次的歌曲做的准备。

 

他祈祷着,并坚信他的祈祷一定会成真。

 

 

I could be your gift to everyday

 

“起床啦哥哥哥哥哥哥哥~”

 

你能感觉到那个孩子越来越近,最后一股牙膏味道钻进了自己鼻腔。

 

你装死,那个孩子作势要掀你被子。

 

“起床啦!”在你耳朵旁边提高音量瞎闹着。

 

臭小子。

 

懒洋洋地伸出胳膊把那个大清早扰人清梦的臭小子往下一拉,搭着人脖子就往那软软的嘴唇上偷了个香。

 

嗯...果香型的牙膏...

 

胜利看着吃完自己豆腐的人又要往被窝里拱,欲哭无泪。

 

“我刚刷完牙啊哥!!!!”

 

 

I could be your tide of heaven

 

 水很凉,但是在夏天里是太过舒适的存在。

 

浮出水面用嘴吸了口气,悄悄挪过身子捧了一捧水往沙滩上晒太阳的人身上一泼,干完坏事也不再看那哥的反应,扑腾一下又扎进水里。

 

他感觉到身后有人追了山来,拨开的水流在他小腿上拂过,碎开。

 

呀...

 

脚踝上熟悉的触感,在水中变得有那么点不一样。

 

被抓住了。

 

 

I could be a hint of what s to come

 

“15年后隔壁住着胜利。”

 

看啊,不管处于什么位置,我都早早地把你写进了未来的规章里,并且为之不断前进。

 

 

I could be your blue eyed angel

 

 冷不丁地出现在正对着镜子小心翼翼戴美瞳的胜利身后。

 

“难受吗?”他看到胜利眨了眨眼睛,蓝色的美瞳嵌在眼中。

 

——看看那比天空还要湛蓝的眼眸。

 

“不会啊,唔,有点不习惯。”胜利转过来,把脸凑得很近,“好看吗?”这么问着,然后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一样笑弯了眼睛。

 

好像又瘦了,他摸上那个孩子明显的下颚线,摩挲着那里的骨头棱角。

 

但是很好看,怎样都很好看。

 

——你是蒙娜丽莎,而我是你的达芬奇。

 

小孩还是笑嘻嘻的,他伸手起了掐他的脸蛋。在心里又承认了一遍这小孩睫毛真的很长。很好看。

 

“哥?”

 

——你像蒙娜丽莎一样充满艺术,oh my maria,只剩我们两个人。

 

“...my seungri.”

 

化妆间的姐姐门都出去了,把空间留给他们。

 

——只剩我们两个人。

 

 

I could be the storm before the calm

 

门砰地一声被关上,连带着窗户的玻璃都跟着震了震。

 

他坐在沙发上,脚边是玻璃杯的碎片。

 

也不是没有争吵。


现在就是。

 

但这次...他并不是没有错。

 

得把地板清理干净呢。

 

不然那个哥回来会受伤的吧?

 

 

I could be your secret pleasure

 

结束录制后大家都很累了,挨个钻进车里。

 

胜利钻进后座,然后就看到永裴慢一步走过来,身后跟着那个哥。

 

而永裴已经离车门很近了,却好像和旁边的经纪人哥说了什么,又绕了过去,到另一边开了车门。

 

像是欲盖弥彰一样,入座后还在自己身边补充了一句,“我怕晕,还是靠窗吧。”

 

他和权志龙的冷战状态肯定是瞒不住永裴的。而他已经感觉到权志龙的腿贴上了自己的。他看过去,那个人还是面无表情。

 

车缓缓启动,大声和胜贤在前座说了几句话后就头歪一边,眯起眼睛休息。永裴也偏了脑袋。

 

就剩下...

 

他偏头靠上那个哥的肩膀,即使是感觉到那人肌肉一僵也没有移开。主动的示好没有被拒绝让他松了口气,有点委屈的情绪突然就有点抑制不住。

 

脑袋顶的头发被人的呼吸轻轻撩动,他觉得很痒,仰起头来想问那哥在做什么的时候,看到那人背着光的脸,以及微微翘起的嘴角。

 

“嘘——”

 

权志龙小声示意着。胜利就着他身后的车窗,看见仿佛已经睡着了的成员。他点点头。

 

下一秒嘴唇被人轻轻含住,那人摩挲着他的上唇,一下一下吮吸着。他凑过去堵住那哥只是在隔靴搔痒的唇,舌尖主动探进对方的口腔,小心翼翼地不敢发出声音,就连要喘气时都只是微微拉开距离,嘴唇仍旧相贴,唯恐那点细微的水声暴露在逼仄的空间内。

 

到最后那哥大概是被自己难得的主动刺激得不行,没轻没重地咬着他,小狗一样地泄愤。他理亏,也只能眨巴着眼睛任那哥动作。

 

良久后分开的唇带着微微的刺痛,有点发肿,上面还混着不知道是谁的口水。那哥大概是发泄够了,又舔了舔他才把人松开。

 

耳边是永裴均匀的呼吸声,他在心里庆幸着没有人发现的同时,浑身因为这种场合隐秘的亲热发起热,异样地兴奋起来。

 

那哥最后的叹息似是无奈。

 

“...小混蛋。”

 

 

I could be your well wishing well

 

他看着眼前的蛋糕,成员们大概是密谋已久,尤其是那个死小孩,眼睛亮晶晶的,此刻正期待着他激动的泪水。他觉得鼻子确实是有点发酸。

 

但,还算忍得住。

 

他大概知道了谁是主谋,他才不要在他们面前丢脸地哭出来。

 

“快许愿啊志龙哥!一定会实现的。”

 

眼眶有点湿,他连忙在小孩期待的目光下闭上眼睛。在心里默默说出没有直接说出口过却在心里已经演习了无数遍的愿望。

 

要永远和bigbang在一起,要永远守护好团队,永远做最好的队长,不可以再出错,以及...

 

想和那个孩子在一起,想和胜利在一起。

 

他会对他很好的,真的。

 

他睁开眼,那小孩把蛋糕推得更近了些,手上已经捏起了餐刀。

 

“快吹蜡烛吧志龙哥,要一次全——部吹灭哦。”催促着,“那样才会实现哦!”

 

他对自己的肺活量一向自信,吹个蜡烛还难不倒他。

 

他对上那孩子黑亮亮的眼睛。

 

至于后来...

 

嗯,承他吉言。

 

 

I could be your breath of life

 

被抓住之后也不是那么容易就会妥协的哦。

 

他挣扎着想浮出水面吸口气,却没想嘴巴都没来得及张开就又被人拖回了水下,一瞬间的压力让他庆幸着幸好自己没有一个放松用鼻子吸气。

 

始作俑者灵活地游到他面前,一把拉过他的脖子,他眯着眼睛看着那哥在水中不受约束胡乱浮动的头发,以及逐渐放大的脸。

 

相贴的嘴唇和一点点渡过来的氧气,他被迫摁住脑袋加深了这个吻。

 

是挺浪漫的。在水中被亲的几乎无力的他几乎占尽了水战的所有劣势,心有不甘地被人半搂着爬上岸。

 

嗯,只是半搂着,没羞没臊缠在他哥腰上的腿不是他的,是也..不要了。

 

 

I could be your European dream

 

“诶!我也想去啊!”

 

小孩鼓着腮帮子,你忍不住戳了戳,软乎乎的,同时小孩不满的眼神也斜了过来。

 

“那就去。”

 

“可是人家只邀请了你和永裴哥喔。”小孩耷拉着脑袋,“...巴黎啊...”

 

“有什么关系。”不在意地揉了揉小孩的头毛,“咱们俩去。”

 

“这样好吗...”小孩明显亮起来的眼睛和还有些担心的语气。

 

“非常好。”你已经想着叫经纪人哥订机票的事情了。

 

 

I could be your worry partner

 

“这是我第一次对志龙哥说的。

 

 “剩下的四名成员站在哥的身后,灵感枯竭的时候不顺心的时候,请回头看看身后。”

 

别一个人承受。

 

“因为我们站在身后。”

 

——我不会像之前那些给你带来伤痛的人那样,绝对不会离开你。

 

 

I could be your socialite

 

你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总是笑,然后很开心地拿去和你哥分享,虽然那个哥总是会不自然地假装咳嗽两声就转移话题。

 

事实上你心跳也好快。

 

那张照片是慈善晚会时的合照,之前还和自己一起敬酒敬得一脸权总姿态,结果拍照时红着脸埋进围巾里不看镜头,你搂着他的动作只能再用力一点。

 

哦,听说那组图被称作龙tory的结婚照呢,在tag里看到的时候吓了一跳来着。

 

嗯,好像确实笑得太忘乎所以了。控制不住嘛。

 

你突然想起那个哥说过的“完全没有加入胜利的人脉的意思”,在心里偷笑。

 

这个就不提醒他哥啦,把狮子逼急了熊猫会遭殃的。

 

 

I could be your green eyed monster

 

拍摄monster的mv时,做好造型的时候他也觉得自己简直是怪物一样的存在。

 

想着是不是戴个美瞳和发色反差效果会更好一点,想试验的时候却失败了。

 

摩挲着已经用毛巾敷过消了肿的眼皮,那里的皮肤被眼泪泡的脆弱,美瞳圆润的边缘让人叫苦不迭,只能放弃。

 

他看了看不远处和导演讨论拍摄的胜利,觉得那个人似乎没有受到他们吵架的任何影响。说实话,有点不是滋味。

 

难道真的是只有自己一个人自以为是地投入着吗?

 

收回视线又看了看镜子,把装着美瞳的镜盒关好放回桌上。

 

虽然看起来没事了,但果然,内里还是会痛啊。

 

 

I could be your force of light

 

“咦!”

 

突如其来的黑暗让你放下手中的笔,眼睛还没完全适应黑暗,你按着刚才的记忆找到发出声音的待在沙发上看书的小孩。

 

“...哥。”你的手一触碰到那孩子就被握住,你能感觉到小肉手回握住自己的力度,“蜡烛呢...”

 

你弯下身环住那个孩子,“没事,哥在这。”

 

那孩子撇了撇嘴,“我不怕哦,我可是鬼屋也不怕的...是觉得哥会怕啦,哥不怕的话就没事了。”

 

就算是这样说着也还是伸出胳膊搂住了你的腰呢。

 

 

I could be your temple garden

 

看着那个孩子顶着头小黑卷儿穿了身干净又好看的不算太正的正装。你笑得眼睛都弯了。

 

哟,我的小神父。

 

“ ...哥?”他温顺地张嘴吃掉了你手中的草莓,眼神还是懵懵懂懂的。

 

不可以渎神啦,所以快点脱掉吧。

 

在心里这样子想着的你没想到自己会有穿上...白雪公主服装的这一天。

 

那个小孩的肩膀已经很宽了。你就这样听着fan们在台下发出的尖叫,看着小孩在你面前单膝跪下。觉得笑太久嘴巴好像都不是自己的了。

 

就算是只值五毛钱也是自己的嘴巴喔...

 

那孩子深情的眼神好像你就是他独一无二的信仰,独一无二的...公主。

 

谁是公主啊!!!!!!

 

你一把掀起裙子盖到那小孩脑袋上,觉得自己再不出手可能真的会鬼使神差地把手交给他。

 

哪里学的眼神啊这死小孩,看得他...

 

嗯,希望能掩饰自己...有那么点害羞的情绪吧。

 

 

I could be your tender hearted child

 

 从工作人员那拿了4瓶冰水,一瓶给了永裴哥,大声哥则说着他不用。

 

那个哥是最晚入座的,入座的方式也有点特别。撑着椅背就以一种跳高的姿态蹦到了座位上。

 

搞什么,真的激活了跃龙门的技能。

 

真是让人操心的哥喔。

 

侧过脑袋小声和那个哥说了一句以后别这样瞎蹦跶,很容易受伤之类的话,那哥敷衍地点头的样子让你在心里又重重叹了口气。

 

说起来,这哥真的是撩妹高手,举手投足间...

 

你看到那哥顺手揉乱了一头顺顺的小黑毛,用冰水敷脸的时候脸上沾上的水珠,往后一顺刘海戴上帽子的动作...

 

你觉得自己被恶狠狠地撩了一把。

 

你看着那哥接过纸巾后递给自己一张,然后自顾自超级艺人地擦起了汗。

 

觉得自己得撩回来,不然亏。

 

尽管那哥的动作已经很轻,还是有些纸屑避无可避地残留在他脸上。你伸手捻去那哥嘴唇上方的纸屑时听到台下fan隐忍着兴奋的呼声。

 

那哥眨巴着眼睛看着你,你脑袋里转的飞快。

 

得,晚上又可以和那哥好好分享超近距离饭拍了。

 

生活充满乐趣。

 

收回手时那哥自己拨弄拨弄了脸蛋,然后又伸过来,语气也是理所当然,“我看不见。”

 

...好吧,我的命。

 

这次是非本意地撩哥的你伸手还是仔细地帮你哥弄干净了脸。

 

 

I could be your leafy island

 

拍摄的间隙你偷偷拉着那个哥跑回那块草地,那哥很累的样子,一下子倒在那张看着就舒服得不行的床上。

 

虽然要睡两个人的话好像小了。

 

你在草地上东看看西看看,这里蹦跶那里闹腾的,最后只找到几朵小花。

 

而那哥已经要睡着了,嘴里迷迷糊糊地念叨着什么。

 

你凑近了去听,想把小花往那哥头发里扎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胜利...别跑了...”

 

又在做什么奇奇怪怪的梦啊,我现在可没有乱跑啊。

 

你也爬上那张床,手支在那哥身体两侧,俯下上身亲昵地用脸磨蹭那哥的脸。

 

“我才不跑。”

 

就算是果园的神来了,维利吉斯也绝不会逃跑,不会丢下恋人,更不会变成雏菊。

 

我们都被彼此之间的羁绊牵制住了... 

 

你不用等待。

 

 

I could be your thunder in the clouds

 

是的,是有争吵的,单方面的也是有的。但是一般看来都是他去教训胜利的不是吗,可也不是没有反过来的情况。

 

在综艺上他也说过,有一段时间的成功让他自我膨胀了,那个姿态真是引人发笑。

 

那次他被胜利骂的很惨。

 

好吧,也不算是骂,那个孩子只是用一种很失望的神情看着他,对他说,哥你清醒一点。

 

那是他第一次看见胜利失望的表情,往日即使是他再怎么过分的欺负,或者是工作的成绩不好,那个孩子都没有露出过这样的表情。

 

但那次不一样,那个一直那么崇拜着自己的弟弟一个失望的眼神,一下把他打醒了。

 

他...不能那样。

 

 

I could be your dark enclosure

 

那个孩子接到朋友的电话后有点犹豫。看着你脑门上的退烧贴踌躇着。

 

是狠不下心的样子,却带有犹豫。

 

你不想他走,至少在这个时刻。虽然你平时也不愿意他离开你去和朋友聚会,但那样的意愿显然在你高烧下更强烈了一点。

 

“不要去。”你哑着嗓子叫他,隔着垂下来的湿漉漉的刘海看到那个孩子取下衣架的动作一顿。

 

“不要去。”你又重复了一遍,刘海上的水滴渐渐聚集,最后一滴一滴流经发梢滴到地上,白瓷砖上已经聚集了一小滩这样的液体,但你并没有打算去擦掉他们。

 

“...陪着我,只看着我...”那个孩子摩挲着大衣内衬的滚边,你吞了吞口水,感觉喉头一阵干涩,“...只看着我,不好吗。”

 

那个孩子消失在你的视线里。你只能垂下脑袋掩饰自己的难堪。

 

视线中的那滩水逐渐变大,让没有抬头的你可以看到更多,包括突然出现的那孩子的脚。

 

赤裸着的,白皙的,干净的。

 

你抬起头,玻璃杯的杯沿也送到了你嘴边。他用眼神示意你拿住杯子,自己则扯过你胡乱围在脖子上没有好好起到作用的毛巾,隔着一层毛巾帮你擦头发。

 

那个问题的答案他没有说出口,但你听见了你想要的答案。

 

 

I could be your romantic soul

 

“拉斯维加斯!我又来了!!!”一出机场你忍不住欢呼起来,那个哥看着你笑弯了眼睛,然后突然凑了过来。

 

“...哥你干嘛。”

 

“嗯...散发着拉斯维加斯香气的胜利啊~”

 

“诶哥...”

 

“我们去教堂吧。”那个哥确定了一下你们的帽子很couple之后,突然蹦出这么一句。

 

“诶?!!!”

 

 

I could be your small beginning

 

第一次见到胜利?

 

哦,已经是很久以前了呢...

 

那孩子那时候可真是不会说话啊,一点都不讨喜。

 

不过...

 

——?

 

很喜欢啦,当时真是很幸运呢,能够和他相遇呢。

 

...嗯,虽然我那时候喜欢人的方式好像不太对头,老是让他难过呢。

 

以后不会了啦。

 

嗯?你问是谁表白的?

 

当然是我了...很多人都能猜得到吧。

 

嗯...他当时...嗯,他就说了句话,蛮短的。

 

我就好开心好开心好开心。

 

嗯,他说...

 

——胜利啊,哥...我喜欢你。

 

——那就在一起吧。

 

——...咦?咦!

 

——噗嗤,哥的表情好傻。

 

早上日出未出的时候,云彩是浅粉的鱼肚白颜色,有点像那个孩子强装镇定却还是红起来的脸,很好看。

 

 

I could be your suit in universe

 

“哥,过来一点,不要淋到了。”

 

那个小孩真的长大了呢。

 

你这样想着,靠近了点,把他拿着的倾斜的伞扶正,“你自己也别淋到。”

 

相连的耳机线传来的男声带着淡淡的忧伤,和淅淅沥沥下着的雨很搭。

 

——It's a rainy blue loneliness...

 

but I am not alone.

 

 

I could be ordinary

 

 

迷迷糊糊去洗漱的时候那个孩子大概也才刚起来,至少胡子还没有刮。

 

 

成长成了非常男人的样子呢。虽然家居服上的大头熊猫有点傻,不过还算可爱。

 

 

“早啊哥。”

 

 

那个孩子迅速洗漱完,在你不依不挠索要早安吻后无奈地将脸凑过来,鼻息间还带着剃须膏的味道。

 

 

独自待在盥洗室的你知道很快就可以吃上金枪鱼饼了。

 

 

明明是idol,照顾人什么的也是不在话下哦。

 

 

你听见台下的fan的尖叫了,可你还是一脸无辜地看着那个孩子。

 

 

“我看不见。”

 

 

然后你看到那个孩子无奈的笑,在脸上轻轻动作的手指还带着冰水的温度,但是很舒服。

 

 

 

——I could be the one

 

 

 

 

Now I would lie here in the darkness

 

Now I would lie here for all time

 

Now I would lie here watching over you

 

 

你把脑袋埋在膝盖里,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也不为所动。

 

 

但是...

 

 

你突然感觉到床塌陷下去了一点,一回头那个小孩正把自己带来的枕头摆好,然后灵活地钻进被子。

 

 

隔着层棉被你感觉有什么在拉扯着自己的衣服。

 

 

那个孩子的眼睛亮晶晶的,大概是因为第一次主动来陪你睡觉有点紧张,却毫无退意。

 

 

“睡觉吧哥。”

 

 

Comfort you

 

 

你在那孩子柔软干净的声音中慢慢放松下来。快要睡着的时候听见那个孩子小小的声音,你不敢睁眼,心里却一下泛起湿意。

 

 

Sing to you

 

 

“我会救你的。”

 

 

——...好。

 

 

 

 

Will I ever change the journey

 

 

Will the hushed tones disappear

 

 

你看着那个孩子,墨镜遮不住的红脸蛋,手却没有松开你的。

 

 

觉得那种热度也从紧握着的手爬上了脸,热腾腾的。

 

 

 

 

Oh little Rita

 

Let me hold you

 

 

“好冷。”你一头扎进那个孩子的胸口,脸在帽沿软乎乎的毛上蹭。

 

 

那孩子嘴上埋怨着,却还是抱住了你。

 

 

“哥当我们是企鹅吗...”

 

 

 

 

Oh little Rita

 

Let me love you

 

 

 

 

“啊!结束了!有点舍不得呢。”

 

 

你看着那个孩子快活地伸了个懒腰,“先睡会吧,到了叫你。”

 

 

“等等我先看看微博...”

 

 

那孩子低下头的时候你偷偷拍了张照,隐晦地把自己的脚和那只小肉手框进框里。

 

 

小孩有所警觉般抬起头狐疑地看着你,你若无其事地退出拍照界面,“晚上吃什么?”

 

 

“嗯...让我想想....等等,我可不是哥的厨师啊!”

 

 

“嗯嗯嗯。”你不置可否地耸耸肩,手上迅速发表了那张还热乎着的照片。

 

 

反正最后还是会吃到的。

 

 

反正最后还不是吃到了。

 

 

 

 

I could be ordinary

 

I could be the one

 

 

 

I could be ordinary

 

I could be the one

 

 

 

I could be ordinary

 

I could be the one

 

 

 

——yes,you are the one.

评论(5)
热度(80)
©sli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