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刺球和赖皮龙(上)

一个关于在直→弯过程中不断挣扎最后失败的故事(???)

 

今天也在狗腿地推歌》》》love the way you lie《《《

 

 

 

 

*

按理说弟弟带了女朋友来哥哥们是应该好好祝福的。

 

但问题在于不久前他才和他亲爱的弟弟表白,在对方惊慌失措的表示需要点时间想想清楚后,还满心欢喜地等他整理好。

 

怎么说,其实他心里是挺有底的,毕竟他们是相伴了那么多年的兄弟啊,除去必要的fansurvice,他们私底下的相处,他自以为对方也不是对他没有那种感情的。


而放心的等待迎来的现实简直像个没长眼睛的棒槌,硬生生在他脑袋上来了那么一下。幻想碎了一地,呼疼还得往肚子里吞。


所以他现在是真的不太想当那家伙的好哥哥。


听着成员们一句句很没眼力见却又没什么大错的“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怎么就栽在我们忙内身上了呢”“话是这么说还是希望能好好对待我们胜利啊”“要是受委屈了就告诉我们我们帮你教训这小子”的话。


...祝福是吗?


就算是祝福了也不会成功的,所以...想都别想。


他在沙发上也不吱声,半眯着眼不着痕迹地打量着那小姑娘。


然后他就看见胜利搂着女朋友走过来,他不想看见他,就直直盯着那小姑娘看。看着那小姑娘有点堂皇的表情时余光接收到胜利似乎很紧张这样的信息。


“...哥,这是我女朋友。”连声音都透着紧张,像是冬天里的蜜糖。甜蜜归甜蜜,吃的时候还是会一下一下地刮舌头。


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手上将从刚才开始就只是装样子用的乐谱随意翻动了一下。觉得自己好像不太礼貌。


对于一个礼仪偶像来说,更是对于一个哥哥来说,这样的态度都不太得体。


...好吧。


他终于又抬起头来,伸手和那小姑娘握了一下很快又收回,心里想着在自己的地盘还得端上这种客套的笑容真是讨厌啊,嘴上倒是毫不含糊,“你好。”


转头和有些紧张地看向这里的永裴搭话,看到竹马那样忧心忡忡的表情觉得有点好笑,“我去买点吃的,你们要吗?”


胜贤在两秒的犹豫后迅速报上了雪糕的口味和牌子,紧随其后的是大声,他要了和胜贤同样牌子不同口味的雪糕,据说那个味道和他很相称(虽然并不这么觉得)。永裴到最后才温吞地开口,“...我的话,你看着办吧。”


“哦。”

扭头看向有些堂皇的胜利,“你要什么。”


“啊?哦...我不吃了。”末了大概觉得自己的回答有些刻意(虽然他刚才的举动就很刻意),又补上一句,“我在身材管理。”


“哦。”换在平时他大概会逗着胜利说着就算是有草莓味的也不吗这样的话,但此刻他也只是微微点头,得到答复也不再多说什么就推开了工作室的门。



*

“胜贤哥是巧克力香草味的,大声是牛奶的,永裴...缤纷水果?”


被太阳吃掉吧光合作用的水果们。


...sorry,开个玩笑。


至于胜利,虽然他说了不要,

但还是给他带个草莓味的,哦,为了避免胜利和他女朋友共享一盒雪糕,也给她带一盒。


至于自己...他是不想和胜利吃一个口味的,真的,他只是很想吃草莓味的而已。


好吧。毕竟...虽然“陪你一起吃草莓”这样低级的情话好像再也没有用武之地不用丢人了,但是心里果然还是想纪念一下那样的心情啊。


...在这里。


所以他就吃一个,偷偷在这里吃一个草莓味的,再买一个原味的回去。


*

便利店的塑料袋装着好几盒雪糕,给周边的空气降了温后在盒装和袋子表面凝结成一滴一滴的小水珠,前仆后继地滚落下来把水泥地面晕深了不规则的一滩。他就那样蹲在便利店旁边的小巷里吃掉了一盒草莓味的雪糕。


把吃完的纸盒往一边的垃圾桶一丢,一个成功的三分达成后,他发现塑料袋中压在最下面的一盒草莓雪糕有点变形。伸手去捏了捏湿漉漉的盒身。


“啊,化了...”自言自语地拆开了雪糕的封口,“那我就吃掉好了。”


扑面而来的草莓味道有点太甜了。


最后他蹲在那里吃掉了七盒雪糕,肚子胀得要打一个黏黏的充斥着巧克力香草牛奶水果味道的嗝,遗憾的是他腹中似乎并没有多余的气体。食道一片冰凉,站起来的时候有点晕乎,一边蹬着发麻的腿一边回了公司。


anyway,落魄地吃雪糕和奇异的走路姿势没有被拍下来真是太好了。



*

而他一回到工作室,就看到自己竹马从沙发上弹起来。


“你去得太久了,bro,如果你是因为为我挑选口味的话...哦不,你两手空空。”


“抱歉,残骸刚被我丢进垃圾桶,你现在去转角看应该还在。请便。”说着趴上沙发。


“谁会去看那种东西。”永裴坐到他身边,“你吃了多少?”


“...六七个。”


永裴的声音一下子高起来,“六七个?!你是说雪糕?”


“嗯,我也很惊讶,原来我一直小看了自己。”他把脸埋进沙发,“...好冰。”


“身为一个rapper你的语言应该简洁又有力道而不是说些什么废话,”他等待着竹马故作强硬的语调软化下来,果不其然,“...你会生病的,志龙。”


竹马的叹气如期而至。


“...嗯。”


“你反应过激了。”


“...我没有,我只是口渴,而且它们化了。”


“我说的是什么你自己清楚。”


“......”


不管怎么说他总是对永裴无法隐瞒什么。


东永裴盯着权志龙一动不动的后背,觉得自他亲爱的竹马告诉他他喜欢上了自己的弟弟这件事之后,他就一直在叹气。


而...


“胜利呢?他不是跟着你出去了?”


没有回应。


他凑过去看权志龙的脸,只看到睫毛在下眼睑打出一片阴影,权志龙的胸口随着呼吸细微而均匀地起伏着。


他睡着了。



*

权志龙是看见了胜利的,在他吃掉所有的雪糕之后。这么说也不对,应该是在他即将吃完最后一盒雪糕的时候胜利出现了。


他想胜利一定看到了塑料袋里堆积的残骸,那有点像废墟,而他似乎没有那个余力去清理战场。他觉得在胜利的视线下自己无法躲藏。


“...哥。”


那个孩子收回了黏在塑料袋上的视线,目光有些复杂地对上自己的,又很快移开。


他有点享受在对方眼中映出的自己的样子,有些狼狈,带着点脆弱的样子实话说并没有在假装,只是不想藏好。他知道那个孩子总是不忍看到这样的他。


“...哥,你看到了吧。”


胜利又开口了。


“什么?”


“我的女朋友。”


“是,我看到了。”


这是你要的回答吗?


...大概不是,因为他看见胜利的表情更僵硬了一些,唇角死死的抿着。


“哥,我有女朋友了。”


“我知道。”


“...我是喜欢女人的。”


“...我知道。”


那个孩子嗫嚅着,有点艰难地吐出了下一句,他不确定他嘴唇细微的颤抖是因为恐惧还是心虚,但或许前者要更多一点。


“所以哥也 ...快找个女朋友吧。”

 

“我知道。”

 

他一直这么回答着,他看见胜利带着些奇怪的纠结的如释重负的表情,“我回去了。”

 

“哦。”

 

真是太好骗了笨蛋,我知道了。

 

可我什么都没答应你啊。

评论(13)
热度(37)
©sli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