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瘦弱的街道,绝望的落日,荒郊的月亮。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把酒瓶一丢,蹲在地上掏手机。大衣都已经搭到地上,权志龙还是不管不顾的。

最近的通话记录都是他。

接通的,没接通的。

很多时候自己还没等打通就挂断了呢。嘟嘟地听了两声就莫名其妙地心慌,挂掉电话之后又有点不甘心。

啊,说过会给他私人空间的,身为哥哥不能失信啊...

不过,呀,那个臭小子,通话记录里我肯定不是一位。

指不定,指不定还排得老底下。

喝了酒突然分外委屈的权leader听着手机里的嘟声,手指无意识地扣着水泥地面。因为指甲太短的缘故,倒是用肉磨蹭得比较多。

然后就听到电话很快被接起。

他弟轻快的声音让他更委屈了一点。

“哥!怎么啦~”

哼,玩的还挺开心的嘛。

那边开始汇报身边的朋友和地点。权志龙好像模模糊糊听到有谁调侃了胜利被查岗之类的话。

"嗯?哥你在听吗?"

“...胜利。

“讨厌死了。”

讨厌你和别人一起玩。

就算是朋友。

我才不是那么大方的人啊。

“哎一股,哥喝多了?秀赫哥在旁边吗?诶哥?不可以开车啊!”

“月亮好亮啊。”

“诶诶诶哥?!啊哥你不是在街上吧?一个人?喂哥别闹了要是被认出来怎么办哥哥哥你注意一点啊!”

“...臭小子。”说着又慢慢走向停在club后街边的车。垂着脑袋抿着嘴,钻进和南国哥借的车里。嘴上还不饶人,“胜利太讨厌了。”

“呀呀呀哥,我很快就回去的,在家等我。唔算了,哥还是先睡吧。”

“哼。谁要等你,club又没关。”

心里却开始盘算着,回去先洗个澡再把冰箱里的草莓统统吃掉。一个都不留。

...最多留两个。

“哦哦这样啊,哥早点睡哦不要等我,不许偷吃草莓哦。”

这小子完全没把我的话听进去啊?我可是说要去club哦?居然...

呀西,果然已经不把哥哥当一回事了哦?

恶狠狠地挂了电话点开南国哥的号码决定在把经纪人当司机使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而被闹别扭的恋人残酷挂掉电话的他弟,翘着嘴唇刷起自己相册,在好几张他和他哥的合照中反复斟酌,最后挑了一张拍的是自己右脸的,心满意足地在ins上发布。

末了还在聊天室里发了个可爱的表情。

of course,图是从站子上偷的。

 

 

我给你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和幽默。

 

 

他哥又一个不小心扭了脚。

不是第一次了。

“哥你是不是缺钙啊。”胜利皱着眉头想说点什么缓和对面人的表情,他哥一脸紧张得像是受伤的是他。

“走路要看路说了多少遍了,要是扭成习惯怎么办?这不是第一次了吧,以后落下什么毛病可怎么办?”

“脚不想要了?”

动了动被握在胜利手里的脚踝,不大在意地嘻嘻笑起来,“那胜利照顾我就好了嘛,胜利不会丢下哥的是吧。”

“......那我不在身边的时候哥也得好好照顾自己才对不是吗?”

对面的人点点头,眼神真挚。

“...晚上要敷药。”

“回去吧。”

蹲下身子示意他哥上来,然后就感觉到两条胳膊从后面圈上他的脖子。他哥的声音好像还带着笑,很是满足地在他脖子上蹭了蹭。

“胜利最好了。”



 

而作为bigbang的队长,更作为一个音乐人,被太多的目光关注着的人,承受的压力也比别人要多太多。

他哥的低潮期总是一段一段的。大概是艺术家的天性使然,太过敏感的人这一刻笑的开心,下一刻可能就皱着眉头僵着嘴角。

“哥。”

胜利一洗完澡就看到他哥坐在沙发上,冷冷地盯着茶几看。手上的笔因为没用力道握着,笔尖下滑在灰色的长裤上点出墨色的斑点。纸篓里有好几个纸团,褶皱狰狞,看得出作俑者的焦虑。而权志龙脚边也还有张纸,安安静静平平整整的。
幸存者?
不是,是完全被放弃的产物。
它的主人任它飘走。

一般在他哥的低潮期间,大家都尽量避得远点。毕竟作词作曲的瓶颈不是安慰安慰开导开导就可以解决的。

他哥转头看着他。嘴角下撇,眼神冷冷的,整个人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慢慢走过去捡起地上的纸,把纸上的灰拍掉,放到桌上用水杯压住。然后对上他哥算不上友善的眼神。

他知道的,他哥不是故意的,用这种眼神看自己。他知道他累也知道自己帮不上他,在这方面。他心疼他。

“哥我最近又get个人技哦!”
然后表情夸张地声带模仿,希望能看到他哥粉粉的牙龈,还有整整齐齐的大白牙。

...唉,效果不佳呢。

他哥还是冷冷地看着他,嘴角都没有挑一下,他看到他又在焦虑地掰自己指甲。

停下滑稽的动作叹了口气。

然后坐到他哥身边,把他哥搅在一起的手拉过来用手盖住。另一手伸过去把他哥的脑袋往自己肩膀带,感觉到他哥僵硬了一下,然后顺从地靠上自己的肩膀。

他转过去只看得见他哥毛茸茸的发顶,有点乱,大概是刚才烦躁时抓的。

“我在呢。哥。”

用手指顺了顺他哥的头发,然后安抚似的一下一下摸着。

“休息一下也没有关系的。”

我已经成长到可以支持哥的地步了呢。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不营造字句,不和梦交易,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一睁眼就看见他哥近在咫尺的脸,干干净净没有化妆,眼神似乎也柔和了许多。

就这样近在咫尺的,温柔地看着自己。

他哥一看到他醒来,就把脑袋埋到他怀里。被子下环着他腰的手紧了紧。在他胸口蹭了几下又抬头。

“早安。”

“生日快乐。”

“胜利想要什么礼物。”

眼睛亮亮的,也不等他回答就自顾自往下说,“唉我都把自己送给你了,还有什么可以给你呢?”

“唔...胜利啊!哥给你唱歌吧!”

然后又不等他表态就自顾自唱起来。

“祝我的胜利生日快乐呀生日快乐呀~”

声音软软的,唱着唱着就变了味道。

唱起了好多歌,暧昧地写着他们故事的歌。

butterfly.

you are my butterfly.

是这样得喜欢着你。

像米虫一样一步都离不开。

所以永远和我在一起吧。

不管是李胜贤,还是V.I,还是胜利,都永远和我在一起吧。

“生日快乐啊我们胜利。”

已经说过了哦这个哥。

正想揉揉他哥的头发就听到下一句,动作一顿,也回抱住他哥。

“送你永远不会离开你的我吧。”

他轻轻的笑。

真是黏人的哥啊。

“好啊。”

“这个礼物我很喜欢呢,不会退的哦。”

“敢退你就惨了你这个臭小子。”


我给你关于你生命的诠释,关于你自己的理论,你的真实而惊人的存在。

 

权志龙看着那个人把手搭到自己身上,眼睛却没有看着自己,握着话筒说话,灯光下眼睛亮晶晶的。

然后用那种柔软的晶亮的眼神看着自己。

“He is my leader,my brother.”眼睛里有星星啊,“He is the hero of my life.”

My hero.

居然说出来了。

私下总是缠着他弟要他说些没羞没躁的话的自己,此刻居然有点害羞。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You.”

不用担心的,你早就成功了啊。

他看见他哥靠近的脸,温顺地和他交换一个吻。

他哥泛着水光的嘴唇一张一合。

“You too.”

△黑体字来自博尔赫斯。
——————————

*像烟花的我。
*小情侣发的糖太好吃了。

评论(2)
热度(45)
©sli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