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藏

在浴室又被反反复复折腾了几遍,扒上床的一瞬间李胜利很想嚎一句my heaven。

 

唉,果然不能撩饿久了的狮子,会把自己赔进去的。

 

看到那哥把洗干净的自己丢上床,慢腾腾地踱到厨房又慢腾腾地踱回来,眼皮打架打个不停。

 

慢慢眯上眼睛。

 

嘴唇上软软的触感,他也没抗拒,顺从地张开嘴任他哥把水喂到嘴里。液体润过喉咙。

 

“哥啊...我可以自己喝的。”

 

缩在被窝里的身体倒是很诚实地一动不动。

 

权志龙嗤笑一声,也不揭穿他弟偶尔的撒娇,对着马克杯又喝了口水喂过来。杯子被放到桌上,上面的熊猫瞪着眼睛看着胜利。

 

 

 

关灯睡觉。

 

胜利还是觉得腰上那只胳膊压得不舒服。

...虽然被抱着睡已经习惯了...

 

想让他哥换个姿势,结果眼睛一抬就看到他哥含情脉脉的眼神,亮晶晶的像在矿井里带了照明灯一样。

 

绝对特别安全。

 

...不是。哥你这样看我鸡皮疙瘩起一身啊,还睡什么啊真磨人...

 

把悲伤留给自己。

 

我选择用宽厚的后背承受你的爱意。

 

在被窝里提溜着他哥的胳膊翻了个身,任放手时那只胳膊没骨头没主人一样又掉在自己腰上,用脸蹭蹭枕头,就想睡过去。

 

努力想忽视掉刚才翻身时腰部有些微妙的酸痛感。

 

背后的人偏不随了他的意思,用鼻尖慢慢磨蹭眼前人光裸的背部。

 

还有刚才留下的痕迹,在淡淡的月光照射下,颜色稍微深一点。

 

沿着脊柱慢慢往下蹭,终于找到自己的目标,原本环住胜利腰的手也下滑到髋骨,手指掐在腰窝上。

 

鼻尖在那颗小小的痣上磨蹭。

 

褐色的,像不小心溅上去的巧克力。

 

“啊...哥!别动了!很痒!“

 

他庆幸着舞台服装并没有那么暴露的同时,突然有点希望拍着他弟的粉丝们拍的图能不那么清晰。

 

那是他的胜利啊。

 

虽然他经常去胜利的站子存图就是了。

 

痒得受不了的胜利正要来个鲤鱼打挺鱼跃龙门躲开他哥没有尽头的骚扰。就听见低低的声音几乎是透过自己的背传上来,呼出的气息热腾腾在某块脊椎骨外的皮肤徘徊。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像小笼包,也是热腾腾地在冒着蒸汽。

 

“这里有一颗痣呢”

 

“嗯?是吗?我看看。“

说着就要爬出被窝往浴室跑。

 

单穿条内裤,分外清爽。

 

然而他胳膊还没探出被子就又给抓了回来。那哥把声音压得很低。

”不要。“

 

”不准看。“

 

”这是我的。“

 

又慢慢重复一边。胜利感觉到有什么在自己后背轻轻擦了一下。

 

大概是他哥贴的很近的嘴唇。

 

却又带着湿滑的触感。

 

”这是我的。“

 

他近乎痴迷地凝视着那颗痣,被舔舐后披着层水光。

 

这是连胜利都不知道的属于自己的东西,是连本人都不了解的存在却被他早早地亲吻,占据的存在啊,是属于他的胜利的一部分呢。

 

是我的宝藏啊。

评论(1)
热度(54)
©sli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