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绿灯

*ooc 瞎zqsg 别当真

 

 

0

 

啊...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看起来很好嘛,喝点什么?

 

一样...算了,美式咖啡就可以。

 

还是不加奶不加糖?

 

都要。

 

我跟他一样,谢谢。

 

3

 

李胜利在房间里收拾东西的时候,权志龙就坐在他的床上发呆,看着李胜利上上下下的忙活。视线涣散着,在李胜利拿了剪刀开始小心翼翼剪开他们为数不多的合照的时候开了口,声音干涩:你还真是一点东西都不给我留啊,狠心的家伙。

 

都要走的人了,还留什么呢?人啊,可不就是要往前看吗,让东西绊着脚多堵得慌。李胜利转过来冲他笑了一下。是权志龙喜欢的那种笑容,安抚一样。可情况不同,只消看一眼,就不忍地别开了头。

 

......那也是我要走了,你那么急着搬干什么。权志龙苦笑了一下:你也可以住在这里的......这么干脆很伤我心的,还真是一点都没喜欢过我吗?

 

......

 

去美国要好好干啊,你之前为了这个机会不是努力很久了吗,要不是......也不会延迟一年还更辛苦。李胜利说。一边把衣服都塞进真空袋里,最后几件衣服实在是塞不进去。什么时候衣服变得这么多了?...刚搬进来的时候行李箱也还有余裕得很,现在已经有了这么多多余的东西。努力很久也没有成功,气得几乎要甩手把多出来的衣服揉成一团。

 

丢掉好了。

 

可那还是自己的东西。最后也还是耐着性子把可怜兮兮蜷成一团的衣服叠好,再来一次。眼前突然多了只白皙修长的手,按紧了袋口,李胜利一抬头就看见垂着眼睛的权志龙言简意赅地开口:...往里塞,我拉拉链。

 

喔。李胜利懵懵地点头,点完猛地反应过来使出吃奶的劲,总算是一举成功。帮忙的人功成身退又坐回床上:...干嘛逃避我的问题...算了,那你呢,现在这个工作打算做多久?

 

...一辈子吗?

 

怎么可能,哈哈。李胜利干笑两声:其实这两天就打算辞掉了来着,想学点别的。

 

是太辛苦?

 

不是,再辛苦其实也不是过不去...

 

那为...要学别的什么?

 

不知道啊...就别的,别的吧。

 

权志龙吸吸鼻子:总之...做点不那么辛苦的。

 

知道啦。李胜利也坐到床上,两个人并排躺在床上吹着空调谈着理想的日子好像已经过了很久,又好像只在昨天,对方温热的呼吸都还清晰着,可是也已经过了开空调的时候了。说起来,要是再冷一点,身上穿的衣服厚一点,要带走的东西就会少点了吧?

 

莫名其妙,李胜利突然低头笑了一下。权志龙奇怪地看过去:你怎么了?

 

没有。这个给你。李胜利把手里的照片递给权志龙,是刚才剪开的权志龙那部分的照片。

 

说得好像礼物一样。权志龙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整个人都往李胜利身上靠过去,最后一次了,就当是预支最后的冬季限定抱枕。李胜利也任他靠着,身体放松下来,甚至是摸了摸权志龙的发顶。

 

最后——总是温暖的,温柔的,抚平了棱角,准备被妥协地珍藏起来。

 

——要加油啊哥,我相信哥会做好的。

 

——什么啊,你这样说我一点都不高兴。

与其说得好听,还不如...明明说好会救我的。

 

——可救本来就不是延续性动词嘛,是短暂的,哥以后成功了可别忘了我。

 

——绝对会忘掉你的。

 

——也好。

 

......

 

要离开住了一段时间的屋子也还是会有不舍的,李胜利知道自己没办法走得多干净,但是总是会干净了的。已经站在玄关,要不要回头再看一眼呢?没完没了的。身后的人也背对着他吸溜面条,像定了时一样精准地发出吸溜面条的声音,有点好笑。李胜利最后还是没有回头,背对着权志龙颇为潇洒地挥挥手:我走啦。

 

身后的人没有应答。

 

仔细一想好像也没有被强硬地挽留过,那就心安理得地离开吧。

 

2

 

其实继承家业也是很好的。李胜利迷迷糊糊地想,不过和现在当陪练一样都是吃力的活儿,所以说辍学真是掐掉了很多的可能,也扼杀了人很多自信感啊。

 

水面上漂浮着的白色雾气,密密地连成一片。一开始李胜利还会在雾气的若隐若现中找着权志龙,等到热气夹杂着倦怠一股脑灌进身体里,勾起忙碌时强压下去的昏昏欲睡,就没了那份无聊的劲。

 

有的人是不用找的吧。

 

权志龙慢慢靠近眼睛已经阖上的李胜利,湿漉漉的手掌拍了拍人的脸,拇指指腹刮擦了下那两道明显的黑眼圈:醒醒,别是睡着了吧。

 

啊?

 

权志龙好气又好笑:这得是累成什么样...泡温泉泡着睡着也不怕晕过去,还是要出去了?

 

啊不用...哪像你这么能享受...哈啊——我再泡会吧。李胜利打了个哈欠。

 

没催你,就怕你晕乎了。

 

还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什么东西?

 

没有。

 

1

 

其实并不是初次相遇。

 

但确实是第一次见到权志龙这颓唐样子,以往见到的权志龙都是神气得不得了,高校的传说,长得好又全能,美人在侧,前途不愁。

 

连李胜利这样在邻近咖啡店的服务生都略有耳闻。

 

见了本尊更是不一样,要说身边的姑娘是好看的,权志龙就得是发着光的。眼下的人却是垂着脑袋乱着头发,抬起头来眼睛里的红血丝吓得端着托盘的李胜利就是一抖:...您的咖啡。

 

谢谢。礼貌还是在,估摸着这是家教好的人在再糟糕情况下都拥有的本能反应。李胜利在心里头感叹,嘴上忍不住说起来:真的不加奶不加糖...?会很苦的。

 

权志龙可能也没见过这么多事的服务生,但还是很快反应过来,露出了个不太好看的笑容:不用...谢谢。

 

啊,不客气。一边说着还是一边放下了被拒绝的东西,权志龙看着颇有些无语,但也没说什么。李胜利回到工作间的时候开始深吸气,满脑子都是权志龙那个有点丑的笑容,心里头泛了一圈又酸又涩的甜:这温暖送定了。

 

结局再造孽都没关系。反正能糟到哪去呢。

 

而且在一起的时候李胜利也是真的开心,权志龙他不知道,但他确实是心满意足的。

 

眼见为实也比不上以身试法。那时候状态的权志龙或许欠缺了点传说中的温柔,孩子气也更多了一点,但这有什么所谓呢?李胜利觉得自己攒了一辈子的活泼劲儿就是为了来逗这个失意的男孩儿欢心的。

 

这是他的男孩儿。

 

这么一想所有的委屈都可以没关系。

 

权志龙再次接到心仪的研究团队的offer也是意料之中,毕竟他是多厉害的人李胜利自己也是很卖力地在吹。他知道他能站起来的,即使在被女友抛弃失去实现梦想机会后的崩溃,也是能够站起来的。

 

哪能趴在一处不动呢?

 

人摔倒了,要爬起来总要费点力气,要是还是在崎岖的路上挣扎可能还要多摔几次,摔着摔着也就过去了。

 

但要是有个平坦的支撑点能够更容易站起来吧。

 

他不希望他的男孩儿,用这样疼痛的方式被磨去棱角。

 

所以宁愿在权志龙没有多一分力气去支付爱情的时候陪伴他:其实我也过得很差,今天要被解雇了,没想到会碰到你...和我一样的。

 

然后在那个家伙目瞪口呆的时候说出什么肉麻得要命的话。

 

——我们,一起变好吧。

 

我们。

 

 

我真的没有把你当过替代品——权志龙很认真地和李胜利解释过。

 

我知道,李胜利笑得夸张:我可是男的。

 

...不是那个问题。

 

权志龙挣扎着还要反驳,李胜利急急忙忙地又打断:...我知道的。

 

我知道什么呢?

 

知道我们不过是爱错了时间,错过了一点点。又或者说是不够爱,才能走得轻松不带走一片云彩,负罪感也会慢慢消失。

 

李胜利相信自己是曾走进权志龙心里面的,虽然在自己之前的那个女孩儿要走得更深,但他们总有一天都是要离开的。

 

而那时候的权志龙——

 

0

 

——我过得很好。

本来只是想着能进团队就很好了,没想到还被提拔了,刚开始还有点不甘心——

 

所以说梦想真的很重要,看来我放你走是对的啊。李胜利像是真的松了口气。

 

大概没想到李胜利是这样的反应,权志龙愣了一下,才欲言又止地:我...

 

啊?

 

你那个时候没有回答我,是不是真的一点都没喜欢过我,一直都只是同情吗?看来我那个时候的样子真的很惨。

 

李胜利搅着咖啡的勺子一顿,精心的拉花支离破碎。这样的拉花他也帮权志龙做过,唯一一次,不过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都过去了吧。李胜利笑起来:你怎么还记得呀。

 

李胜利突然想起那段和权志龙待在一起,说长不长但似乎留下了很多东西的日子里,他们一起窝在小窝里看以前淘来的没时间看的碟片。有个电影李胜利印象很深刻,虽然情节只记得经典,谈起也徒留惋惜,但里面有句话却是权志龙走之后他反反复复用来安慰自己的。

 

以前我以为那句话很重要,因为我觉得有些话说出来就是一生一世。现在想一想,说不说也没有什么分别,有些事会变好。

 

会变好的。

 

就像是他在臆想中也甚至和他度过了一生,而现实是他们堪堪走出咖啡店几步,甚至来不及经历一次红绿灯。

 

他或许已经失去了年少时一腔孤勇的锐气,但好歹还没有失去爱人的能力,没有失去生活的热情。李胜利看着权志龙对他挥手,笑得灿烂,心里也突然明媚起来。分开后艰难地学习了两年,终于找到了一份喜欢的工作,到现在也还热爱着,而权志龙也已经实现了他的理想,即使在阴雨天里也不会全然丧失希望。

 

这样就很好了。

 

他们终于可以面对面补上一个好好告别。

 

李胜利也很用力地向他挥手。

 

——再见。

 

再见。

评论(2)
热度(27)
©slip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