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 今天好开心啊😭😭😭

夏虫

*主赖狼 有昏狼 OOC

 

 

*

 

这个时间电车上已经没什么人了,赖冠霖径直走到最后一排,坐上座位就闭了眼睛睡觉。裴珍映慢了人一步坐在旁边,怀里还抱着双肩包。他盯了赖冠霖一会儿了,可人还是没感觉到他的目光一样继续闷声睡大觉,再加上等车上车一路无言,这人很明显是不想理他的。裴珍映伸手戳了戳赖冠霖婴儿肥已经不太明显的脸:你很累吗?

 

...一点点。

 

裴珍映停了话头,又有点委屈。大抵是平日里赖冠霖实在对他太好,惯得他都要忘记这黏人的恋人也是有脾气的,该哄的。很明显的是赖冠霖不高兴,更明显的是赖冠霖不想理他。偏偏...

覆水难收

*


权顺荣敲门的时候徐明浩还在房间的一小块空地扭胳膊扭腿,用身体回忆最近学习的新舞步。敲门的声音叩叩两下,接着就是权顺荣的声音隔着门板递过来:明浩啊。


...顺荣哥?


徐明浩捋了把头发开了门,门外面的人穿了件白T恤,绒绒软软的布料,胸口处的褶皱突然换了路子,权顺荣直了直身子:他们叫了夜宵,要不要吃点?我叫他们留了热狗,韩率眼巴巴看着呢。


哎。徐明浩能想象那个弟弟被食物勾走灵魂的表情,但可能是肌肉隐隐的酸涩盖过了空腹感,他不是太饿。


不过也没有拒绝,徐明浩很少会缺席集体活动。大概因为是最迟来的,反而有种执拗,吃东西不能落下,练舞不能落下,做什么都怕落下,...

红绿灯

*ooc 瞎zqsg 别当真


0


啊...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看起来很好嘛,喝点什么?


一样...算了,美式咖啡就可以。


还是不加奶不加糖?


都要。


我跟他一样,谢谢。


3


李胜利在房间里收拾东西的时候,权志龙就坐在他的床上发呆,看着李胜利上上下下的忙活。视线涣散着,在李胜利拿了剪刀开始小心翼翼剪开他们为数不多的合照的时候开了口,声音干涩:你还真是一点东西都不给我留啊,狠心的家伙。...


涩欲

*


整个假期你们都几乎腻在一起,这边跑那边去。好像要把恋爱的全部热度都耗尽。虽然最后是愈演愈烈,偷咬的对方的冰激凌都驱不走热意。


“......啊我后悔了,为什么要等你跟我表白啊,我应该先出手的,”游戏间歇时你去冰箱拿了西瓜,妈妈前一天买来的,“不要切片!我要用勺子吃.....嘶——好冰。”


你好笑地看着他被西瓜冰到,皱着张脸还是坚持不懈地大开杀戒。


“你那时候可是有女朋友的人,自觉点吧。”


“早就分啦...我像那种人嘛。——呀你那是什么表情,想吃我的啊?”


抱着瓜一副护食的样子,幼稚透...

涩欲

*同级生设定


*


他们曾经是没默契的情侣。打招呼后回应都会慢半拍的那种没默契。


关于这个问题总是到此为止,对方被你不忿的眼神看得心虚,“...好吧,是我的错。”


不然能是谁的。自己找找替罪羊。


你懒得回答他,他确是饶有兴味地,“可你也太好玩了嘛,哪能忍着不逗逗。”


“滚蛋。”可不就是拿你逗着玩。


“诶?这就生气了?我逗你玩呢。来亲一个。”


够没够啊。


*


第一次接触是在楼梯间,你抱了一大沓作业上楼,眼睛还得越过作业本...

miss but miss

 

*【志龙】

 

手机从刚才就在震动,细微的声响,开着车窗听不太真切。

 

但手机是放在你口袋里的,离身体太近,什么感受都无法逃离。包括奇奇怪怪升腾起来的奇怪感受。

 

“呀!你在那边停一下!”后座的男孩兴奋地叫了一声,探过脑袋向他指指窗外。

 

是一家花店。

 

你不知道他哪里来那么多好奇心和活力,大概是因为还是个孩子吧,虎牙尖尖的,一副长不大的样子。

 

你很是听话地停车,很是不听话地从烟盒里抽了支烟叼住点上,“去吧。”

 

也不问问去干嘛。男孩撇撇嘴,在你脸上吧唧亲了一下就蹦蹦...

drama

*


如果这就是结局呢?是会情愿还是不甘心?


这世界是不是唯物的,你不太清楚。你所知道的除却没有时间去做的爱好,剩下的是关乎另一个人的密密麻麻的行程安排。


是你的吗?不是吧?


“八点了,现在起来还会有半个小时准备的时间,早餐已经在车里了,”视线所及处都是熟悉的室内装饰,你伸手去扯开那人蒙住脸的被子,并祈祷着已经明朗起来的日光能让那人的睡意散去得快些,"没有冰咖啡,早上还是得喝热的,我拿了牛奶。"


被拿掉了遮挡光线的被子的人不适地皱眉,扭过头把脸埋到枕头里,半个小时开始倒计时,“...快点...

this time

*可能是黏糊糊的冬天小故事,真实地冻成狗了


*

这个冬天太冷了。你几乎能想象到回家路上瑟瑟的风,鼻腔里都会是凛冽的味道。


太不喜人了,比起暖烘烘呼着热气的机器,太不喜人了。


真的好冷,离开座椅的时候一边缩着脖子一边用冰凉僵硬着的手把桌上的文件垒好码齐。然后从桌角拿了水杯准备到茶水间装点热水捂捂手。


春天,什么时候才回来啊,书上光秃秃的,虽然没有蚊子的骚扰,但是昆虫声响都消失,总是会寂寞的。


你已经加班好久了,拖着有点沉的脚步走出工作室,发现偌大的屋子里竟然只剩你一个人了。


好惨,还要绕...

©细藤 | Powered by LOFTER